基本信息

柯遵科 

电子邮件:kezunke@ucas.edu.cn

通信地址:北京市玉泉路19号甲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

邮政编码: 100049

部门/实验室:人文学院

研究领域

英国科学史,中国近现代科学史

学习工作经历

1994.9-1998.7,西北大学化工学院,工学学士

2000.9-2003.7,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,哲学硕士

2004.9-2009.7,北京大学哲学系,哲学博士

2009.6-2012.7,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,博士后

2012.7-2016.11,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,讲师

2016.6-2017.6,加拿大约克大学人文科学系,访问学者

2016.11-至今,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,副教授  

   

出版信息

论文

1.    柯遵科、席恒. 科学范式与科学家的精神气质—作为一种科技制度安排的可持续发展分析, 西北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 2002(3): 93-98.

2.    柯遵科. 被历史控制的话剧—《伽利略传》的科学传播研究, 科学文化评论, 2005(5): 41-54. 全文收入刘华杰编. 科学传播读本, 上海: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, 2007

3.    柯遵科. 达尔文研究中的编史学变迁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07(6): 72-77.

4.    柯遵科. 科学来自于生活—《达尔文》评述, 中国科技史杂志,2008(3): 289-296. 获“2008年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(科学技术哲学)”优秀论文三等奖

5.    柯遵科. 英国科学促进会的创建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10(3): 33-41.

6.    柯遵科. 赫胥黎与自然选择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11(6): 40-46. 人大复印报刊资料《科学技术哲学》全文转载, 2012(3): 38-44.

7.    柯遵科、李斌. 从科学慈善机构、科学会所到中上阶级科学学院—英国皇家学院的早期历史研究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12(1): 16-22.

8.    李斌、柯遵科. 18世纪英国皇家学会的再认识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13(2): 40-45.

9.    柯遵科. 叶铭汉院士忆中国青年远征军, 科学文化评论, 2013(6): 101-114.

10. 柯遵科、李斌. 斯宾塞《教育论》在中国的传播与影响, 中国科技史杂志, 2014(2): 188-197.

11. 柯遵科、李斌. 科技工作者参与科普活动与对纳税人负责关系的研究, 科普研究, 2014(5): 24-31.

12. 柯遵科. 赫胥黎与渐变论, 北京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 2015(4): 150-157.

13. Ke Zunke, Li Bin. “Spencer and Science Education in China”, Bernard Lightman, eds. (2015). Global Spencerism, Leiden: Brill, pp. 78-102.

14. 柯遵科. 中国科学社的兴亡—以《科学》杂志为线索的考察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16(3) : 21-33. 收入《中国社会科学文摘》, 2016(9): 26-27.

15. 柯遵科. 中国科学社年会制度的形成, 科学, 2016 (4) : 41-44.

16. 柯遵科. 赫胥黎研究的编史学进展—以“达尔文的斗犬”形象为中心的考察, 自然辩证法研究, 2017(2): 75-80.

 

 

文章

1.    柯遵科. 把科学作为一种生活传统, 民主与科学, 2006(5): 22-24.

2.    柯遵科. 科学革命与上帝之死—读《从封闭世界到无限宇宙》, 民主与科学, 2007(3): 51-53.

3.    柯遵科. 科普文学、科幻小说和哥白尼革命, 民主与科学, 2007(5): 34-37.

4.    柯遵科. 欢迎来到达尔文的世界—重读《物种起源》, 民主与科学, 2008(4): 63-66.

5.    柯遵科. 达尔文:工业社会的先知, 中国社会科学报, 2009-9-29. 《中国文化报》转载, 2009-12-02.

6.    柯遵科. 达尔文的斗犬的秘密, 江晓原、刘兵主编, 科学的越位, 上海: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, 208-214.

7.    柯遵科. 追思赵中立先生, 自然辩证法通讯, 2010(2): 112-113.

8.    柯遵科. 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 —赵中立先生追思会记录, 科学文化评论, 2010(3): 96-107.

9.    Ke Zunke, with Professor Bernard Lightman. “Studying Cultural History of Victorian Science”, Journal of Cambridge Studies, 2010(4): 39-47.

10. 柯遵科. 博尔赫斯与科学史, 民主与科学, 2011(3): 57-60.

11. 柯遵科. 叶铭汉院士忆抗战时期内迁之经历, 民主与科学, 2014(1): 58-62.

12. 柯遵科. 叶铭汉院士忆清华园往事, 民主与科学, 2014(3): 21-26.

13. 柯遵科. 斯芬克斯与科学的乐趣, 民主与科学, 2014(4): 30-33.

14. 柯遵科. 赵忠尧赴美购置加速器始末, 民主与科学, 2014(5): 34-37.

15. 柯遵科. 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学文化史研究:莱特曼教授访谈录, 科学文化评论, 2015(3): 103-112.

 

 

主编

1.    任定成、柯遵科编. 西方科学史研究, 北京: 科学出版社, 2013

2.    胡志强、王大明、李斌、柯遵科编. 科学精英:求解斯芬克斯之谜的人们, 北京: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, 2015

 

 

翻译

1.    伯纳德·莱特曼著, 柯遵科译.“国际科学书系”与达尔文主义的传播, 科学文化评论, 2011(5): 69-80.

2.    乔治·莱文著, 熊姣、柯遵科译. 达尔文爱你, 上海: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, 2012. 2014年第三届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(科普图书类)金奖

 

 

会议报告

1.    Ke Zunke. Huxley in China. Darwin in Communication. Peking University, Beijing, China, 26-28 August, 2010.

2.    Ke Zunke, Li Bin. Spencer and Science Education in China. The 24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History of Science, Technology and Medicine,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, England, 21-28 July, 2013.

3.    Ke Zunke, Li Bin. Ke Xue and the Science Society of China. Publish or Perish? The Past, Present and Future of the Scientific Periodical. Royal Society, London, 19-21 March, 2015.